当前位置:首页 > 精华作品 > 文章内容页

爸妈的爱情

来源:散文网 日期:2019-8-24 分类:精华作品

 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,每当爸和妈在一起,总是妈无微不至地关心爸。有时我会打抱不平——妈为什么心甘情愿,事无巨细,什么都依着爸?

  

  爸早晨起来刷牙,看见牙膏没有了,就跑到妈床前喊:“牙膏!牙膏!”妈睡得正香,她昨天夜班,深夜11点才回来。可妈勉强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见爸举着空牙膏筒,马上翻身起床,到浴室里从柜橱拿出牙膏,把盖打开,还亲手给爸挤上一截。

  

  当爸发现该换袜子了,就拿着袜子喊:“袜子!袜子!”好像妈就应该负责袜子,难道他自己就不可以去洗吗?可妈却是马上停下手里的事,去洗衣房给爸洗袜子,然后一双双配好对,挽好袜腰,整齐地放在抽屉里。

  

  吃饭的时候,妈常问爸:“你还要汤吗?”爸说:“给我点。”妈就立刻站起来到厨房去端。妈做这些事非常自然,好像本应该这样。

  

  更让我看不惯的是,爸每天早晨上班,坐在椅子上穿好了鞋。他肚大腰圆,弯身不方便,妈就坐在另一张椅子上,让爸把腿搁在她腿上,给他系带。我怀疑妈只是爸的仆人,他们之间没有爱情。

  

  直到那一天。

  

  妈回到家,闷闷不乐地拿出一张诊断书给爸看,爸的脸立刻白了——医生发现妈乳房右侧有一个肿块,性质可疑。爸立刻抱住妈,惊恐地说:“那绝不是癌,肯定不是!我这么爱你,你怎么会得癌呢?”

  

  接下来的日子,早晨爸一睁开眼就去榨鲜橘汁给妈喝。有时妈说没胃口喝不下,爸就站在妈身旁,一直看着她喝光才离开。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爸就给妈再套上一双厚袜子,把妈的腿放在自己腿上搓来揉去。晚上上床前,爸拿着厚薄不一的睡衣让妈挑,问今晚喜欢穿哪件,像哄一个小孩儿。

  

  妈去做手术那天早晨,自己面不改色,倒是爸眼泪止也止不住。他一面用大手揩泪一面说:“我爱你!”还把我和弟弟推到妈妈面前,让我们一齐说:“我爱你!”完了嫌我们声音不高,又让再说一遍。妈眼圈红了,但还是镇定地一遍遍对我们说:“不要担心,不要担心。”

  

  那天我才知道爸是那么爱妈,不是一般的爱,是爱到刻骨铭心,入心入肺,须臾不可分离。爸以前向妈要牙膏,要袜子,让妈给他端汤送到嘴边,绝不是不把妈当回事,而是要享受一份被爱的甜美。妈在这个过程中,也享受着被深爱的男人需要的甜美。爸妈的爱情真的很深奥。

黑龙江癫痫病研究院陕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长春癫痫病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