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典话语 > 文章内容页

任雅琳的流年

来源:散文网 日期:2019-8-24 分类:经典话语

  我的故乡在一座荒芜的城镇里,那儿没有江南的水月金陵的秦水,有的只是一片大漠的孤烟,边塞的风寒。我从一片黄沙连天里走来,看见过最恣意的君子,最风情的美人,也见过最缠绵悱恻的故事。却只遇见过一个活在诗里的姑娘。

  “姑娘,姑娘,在茶中一点浮沫数点翠苍,拟入青山湘妃叶?”

  “你莫要浑说,这是我自斟的一道茶,意为楚竹斑斓尽。”

  “姑娘,姑娘,你鬓边的珠花好似挽尽了烟霞红软,挽尽了我这一身风雪,将那大漠的孤烟和江南的水月都悉数挽入鬓发。”

  “姑娘,姑娘……”

  我又在这里停留了几年,将一株株如泉涌的往事碾在白宣里,日日祈盼与她说上几句过往,七日七夜长生殿的恸戚此时也不如我想留下她的期愿。我的目光泛着如是古道扶疏下的枯骨那般悲怆,山河呼啸的风也显得那么凛冽,就提笔引了忘川一笔,将思念散落在山河。

  我只能把期愿写进纸里,由秋风叙述。或许就是这样,有些人不去为这三千里河山喋血点染上什么颜色,就能轻易的成就一场日月作衬的盛世章弦。

  只怪我在最好的年岁遇见你,一生都活在了诗里。

  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

  济源市太行路学校初二班任雅琳

  2016年7月9日

北京哪里专治癫痫病到底癫痫会不会遗传呢哈尔滨那个癫痫医院好